關於東方的看法

關鍵詞:東方 新東方 東西文化

在我身處的地方和時代 , 都充斥矛盾,我是童年生長在落後的中國,正正在現在北韓一樣,在我幼時時,繪畫就像與生俱來的能力,從塗鴉家里白墻到每日放學看到電視教畫畫,我就開始對國畫花鳥工筆畫(Chinese Painting GongBi)產生緣份,直至13歲移民到後殖民時代的澳門,生活,思考都深深被”遠東”西方文化沖擊。在這個背景下成長,我開始執迷在西方的藝術中,反叛地在街頭塗鴉,與流行文化藝術擦邊,在大學時撞上油畫慢慢令我思考一直以來的藝術觀,哲學,思想等等。

我自稱為”國畫的叛徒”,我不知不覺背上了文化的包袱,思考自己身處的地方,自我身份,前進的壓力;非東方的世界我們就稱為西方,這是一個很好笑的命題,我重新著手研究,為何會出現有東西方之分?

我很想把這條分界線磨滅掉,至少令其漸變,於是把自己底蘊磨滅不到的國畫重新轉化成新國畫,其法不離國畫六法,也要否定西方對國畫的刻板印象,至少我能附合東方方美學哲學的發展方式,對於我自己創作動機,是由自己觀點出發再到從大眾觀點反射回來,發現一個問題為何在東方,油畫可以開始被”民族化”,在我觀點中,是種技法挪用,沒有進行深化,或者說沒有化學反應,拋開經驗法則,我想是時候調配新化學元素,只要對東西方邊線磨滅掉,”合成新元素”展示在全球化下的東方或者西方。

不久將來我預料到全球文化中的戰場,積弱文化會被消滅。隨之而來的是馬太效應,所以我想做的事情,是在實現東西方文化貫穿,卻保留多元性多樣化,真矛盾……

2018年6月15 cialis andorra sin recet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