瘋 – 人物專訪 – 梁子毛(Chinese Only)

「為藝術而生,為藝術而犧牲 」

兩歲塗鴉家中白牆,父母沒有極力阻止,便開展了梁子毛人生的藝術路,與生俱來的藝術細胞、 我行我素之個性 以及對藝術的熱愛,自覺注定一輩子為藝術而修行 ,畫畫對於子毛而言,猶如本能 。於理工視覺藝術學校畢業,年僅三十 的他,藝術生涯已經超過十年,可謂澳門年輕有為的藝術家, 短短十年間獲取無數獎項,創作作品被不同機構或私人收藏 亦接過各大機構和政府部門如澳門美高梅展藝空間、澳門威尼斯人、澳門教青局及 市 政署等的創作項目。2017年天鴿 的來襲 、輾轉間工作室的搬遷,受到天災 的侵噬 與空間之限制,無奈需將他 用 心創作之作品銷毀 藝術路上嚐到的種種甘苦, 為他 帶來 截然 不同的 人生 體驗, 縱使這樣, 也從沒動搖子毛堅決的心 ,加上家人與 受眾對他的支持和肯定,更加奠定他藝術的生涯。

「靈感始於生活,藝術始於文化」

梁子毛 早期 於珠海生活,性格沉靜孤癖 當時娛樂不多,亂畫就成了他唯一的樂趣 ,而生活中的芝麻綠豆,雞毛蒜皮 只要 隨手可觸可看的 都 能夠 成為作品 題材 。 「以前邊似而家有 咁 多娛樂,有電視睇已經好幸福 喇 。」說著說著,他思憶著那時喜愛看 的 一個教國畫的節目,這個節目內容 引發了他對國畫的興趣 於是 便 自己去摸索國畫的精髓和技巧; 後來轉居於澳門, 重新適應新的環境,新的生活文化, 由於受到西方思想所帶來的衝擊,故興趣由國畫轉移到西方特色的油畫、水彩、乃至塗鴉上。 對於子毛來說,若然要看懂一個藝術家的
作品,必須先了解作者生平,當時的生活背景以及文化背景,不 然將無法 深深感受 到 作品背後深層的意義; 藝術之可貴莫過於此,而藝術家之所以 稱為 藝術家,不是照字過紙,在於 如何將其靈魂注入創作 作品。 他笑言舉例, 這正是為何 在 觀覽藝術展時,會 同時 配有一堆作者生平與背景於作品旁邊。

「探索藝術陶冶性情」

相信藝術對每一位藝術家所帶來的歡悅是難以言喻,於子毛看來,藝術可以令他脫離經濟主導社會的一些束縛與框架,簡單來講就是脫離浮躁,從而陶冶心靈。他坦言澳門人非常富裕,除了追求物質消費,亦開始追求精神上的消費,因此他認為可以藉由提供藝術將快樂給予他人,無形中又多了一份責任感。探索藝術除了讓子毛心情平和,還讓他提升解難能力及藝術造詣,例如當接到嶄新的工作項目時,遇到需要解決的難題,他便需要去學習新的事物,就如金箔的運用,透過學習,日後就能夠將其運用至自己的藝術創作上。孜孜不倦去探索藝術,梁子毛從未停息尋找與世界聯繫的各種方法與可能,並藉此去表達自己的思想,完成自己使命,即使年幼時的他,性情可能與世界有不合的地方,但他依然可以在一片白牆上,開拓屬於自己天地。可知出路,在乎自己的心。

「身在福中要知福 憑藉使命勇闖新路」

「彷彿除了藝術,沒有什麼可以幹久的。」梁子毛決心將來繼續從事創作、深入研究文化藝術,以藝術去啟發澳門社會,希望透過文化的輸出,讓更多人認識澳門這個小城,以全職藝術家為終生職業。他認為自己作為社會的一份子,就有責任感和使命感,他直言澳門社會上的自由度、接納程度相對較低,難以接受藝術的另類創新,譬如公共場所的藝術,在西方社會所得到的,往往是理解的目光,而在澳門則不然,另又因工作場所受租金等因素局限,所做的藝術品規模不大,沒有震撼的效果,縱然創作之路不易,子毛仍舊會拾起畫筆,嘗試畫出自己的一片天。他鼓勵年青人,不應浪費時間,不要被社會的潮流所淹沒,切忌隨波逐流,要有屬於自己的思想與想法。澳門雖是一個彈丸之地,其實亦是一個福地,蘊藏許多空間與機會,因此作為年青人,應該要爭取時間,培育一技之長。

節錄於 “瘋”

Follow
...

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!

Please upgrade today!